戲夢主義 • 劉宏偉

2015年9月10日 - 10月2日

是次展覽為劉宏偉於季豐軒自2000年來第五次個人展覽,共展出三十幅由2012年至2015年的油畫作品。一幕一幕富戲劇性的場景,在古舊的油燈、日常的餐桌、似曾相識的圖畫或建築物上,處處都有迷你小孩在攀爬、追逐及玩耍,有些小孩戴著面具,有些神情恍惚,愉悅的顏色及氣氛中隱約有淡淡的孤寂。畫如戲劇,又如夢境,這是劉宏偉油畫作品中獨有的氛圍。


1965年生於北京,劉宏偉1988年畢業於河北師範大學美術系油畫専業,同年開始任教河北大學工藝美術學院至今。他一直專心繪畫,外間的紛擾似乎從無沾到劉宏偉的創作裡,他在這二十多年間努力把一個又一個異想世界呈現在畫布上,靜靜地道出一篇篇童夢。

 

戲夢主義的理念

 

劉宏偉的畫都像夢境。劉宏偉描繪的孩子經常被放在一種似曾相識的場景中,現實世界的人和物重新配置,不按常理。然而工精筆細,畫布上幕幕栩栩如生。所以他筆下的世界與我們既遠且近,熟悉的臉孔在荒誕的舞臺上演著顛倒的故事。心靈解放,視角遷移,自由無限。畫家帶領觀眾逃離框架,放下盲點,打開一片逍遙天地,把觀者帶到如夢的幻境裏,亦提示我們自省。

 

他的畫裏沒有大鑼大鼓的中國符號。當中的中國文化脈絡都含蓄內斂。稍稍留神,其純樸率性,以及中國文人固執謹守的溫厚雅緻。他亦沒有忽略當代中國人在環境急劇變遷下內心的起伏,又或對未來的疑問、冀盼,作品中不乏微妙但深刻的表述和探究。

 

他的畫裏也沒有力竭聲嘶的時代資訊。但他精準地掌握著當代生態裏的焦慮不安、失落孤寂,舉重若輕。貌似嬉戲的場景恰恰為混亂疲憊的現實世界暗示出路、給予安慰。他紮根於所生所長的環境,而以出眾的洞悉力和概括力,從一片有限的時空構建出一個具恆久意義的藝術境界。

 

自我建構的世界

 

劉宏偉的作品中,現實與超現實的元素往往是共存在的,揉在一起而分不清是真是假,帶領觀者在昨天和今天現實裡冥想那份轉變。而所有作品中,比例細小、如同精靈般的小孩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劉宏偉說:「以孩子為題是一種情意結。」個性沉默的劉宏偉有冷靜而敏銳的觀察力,愛以旁觀者身分凝視孩童嬉戲。天真爛漫的童真一直埋藏在他的心中。

 

他成長於1970年代簡樸的中國社會,相比現在小孩玩的平板電腦及無窮盡的物質享受,當時孩子的玩意只是簡單的追逐、跳繩、盪鞦韆、甚或坐著幻想發白日夢,但當中的單純和天真往往是吸引劉宏偉的重要元素。深刻的記憶與感情成為作品骨幹,劉宏偉把小孩的遊樂場地移到他的畫布上,並為他們創造一個一個既熟悉又怪誕的場景。如《大紅鼓》作品中,十幾個小孩把大紅鼓當成大彈簧床,玩後空翻、空中飛人。劉宏偉說這是腦海裡的紅色記憶。或許這是他小時候最初接觸的紅色物件,或者紅鼓是他某些兒時記憶的載體。又如《馬燈的回憶》作品中,小孩把馬燈當成一個像燈塔的建築,玩著各式各樣的玩意。劉宏偉把自己的回憶中有著特別位置的事物作場景,那些小孩就好像是演繹了當時他的想像,重新構造一幕幕劉宏偉獨有的異想世界。

 

劉宏偉九十年代初期看到了二十世紀法國畫家巴爾蒂斯(Balthus)的作品,説﹕「他畫中對兒童的描繪對我有觸動和啟發……我也讚嘆中世紀晚期畫家波希 (Hieronymus Bosch) 的神秘古典的氣氛,和荒誕恐怖的奇思妙想,也欣賞十六世紀的畫家布勒哲爾 (Pieter Bruegel) 的質樸、刻板、滑稽和歡樂。從他們身上掘取很多我想要的東西來建構我的世界。」

 

穿越時空的童夢

 

「我極有興趣編排小孩子在畫中的各種活動,特別是讓他們走進前輩大師的作品中,讓我們共同完成再一次的創作,難道不是很有趣嗎?」劉宏偉

 

劉宏偉一直喜歡研究歷代藝術大師的作品,分析他們的創作核心、派別、技巧及意念。他嘗試以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馬格列特(Rene Magritte)、達利(Salvador Dalí)、米羅(Joan Miró)、埃舍爾(M. C. Escher) 等大師作品為創作點引。劉宏偉把他們的作品視為夢的場景,從凝視到想象,從解拆到重構,以遊玩的小孩穿插其中,演繹他的想像及藝術語言。

 

在《蒙德里安的世界》作品中,劉宏偉參考了蒙特里安著名色塊構圖,只有直線橫線及最原始的黑白、三原色,呈現藝術家主張抽象藝術的首要和基本規律是藝術的平衡之理念,無論是自然和精神,個體和集體,物質和意識,都必須平衡。而在劉宏偉的作品中,平面的色塊變成一個個立體空間,小孩在紅黃藍白的房間裡跳繩,走綱線,下棋。從平面到立體,頓時創造了更多的可能。在《奇異的建築No.1》、《奇異的建築No.2》及《米字格》中,可以看到荷蘭木刻版畫大師埃舍爾在五六十年代的作品。他以人的視覺錯誤及數學概念創作一些看似是正常建築物,但其實結構矛盾而扭曲的三維空間繪畫。劉宏偉在這些奇異建築裡加上各位在探險的小孩,他們各據一方,或嬉戲,或閒坐,或四處張望,自由自在探索這個新奇有趣的異次元空間。

 

除此之外,劉宏偉亦參考多位超現實大師的作品意象,如馬格列特畫中蘋果,手指,藍天,眼睛的符號,及對現實物件的錯置所產生的矛盾和怪誕的荒謬感。如《牆上的米羅No.1》、《牆上的米羅No.2》,米羅的畫風天真單純,彷彿出自兒童之手,解放心中無意識和非邏輯的世界,自由、輕快、無拘無束。劉宏偉畫中的小孩在米羅如兒童畫塗鴉的作品上塗色,幽默地呼應大師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