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梦主义 • 刘宏伟

2015年9月10日 - 10月2日

是次展览为刘宏伟于季丰轩自2000年来第五次个人展览,共展出三十幅由2012年至2015年的油画作品。一幕一幕富戏剧性的场景,在古旧的油灯、日常的餐桌、似曾相识的图画或建筑物上,处处都有迷你小孩在攀爬、追逐及玩耍,有些小孩戴着面具,有些神情恍惚,愉悦的颜色及气氛中隐约有淡淡的孤寂。画如戏剧,又如梦境,这是刘宏伟油画作品中独有的氛围。


1965年生于北京,刘宏伟1988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専业,同年开始任教河北大学工艺美术学院至今。他一直专心绘画,外间的纷扰似乎从无沾到刘宏伟的创作里,他在这二十多年间努力把一个又一个异想世界呈现在画布上,静静地道出一篇篇童梦。
 

戏梦主义的理念

 

刘宏伟的画都像梦境。刘宏伟描绘的孩子经常被放在一种似曾相识的场景中,现实世界的人和物重新配置,不按常理。然而工精笔细,画布上幕幕栩栩如生。所以他笔下的世界与我们既远且近,熟悉的脸孔在荒诞的舞台上演着颠倒的故事。心灵解放,视角迁移,自由无限。画家带领观众逃离框架,放下盲点,打开一片逍遥天地,把观者带到如梦的幻境里,亦提示我们自省。

 

他的画里没有大锣大鼓的中国符号。当中的中国文化脉络都含蓄内敛。稍稍留神,其纯朴率性,以及中国文人固执谨守的温厚雅致。他亦没有忽略当代中国人在环境急剧变迁下内心的起伏,又或对未来的疑问、冀盼,作品中不乏微妙但深刻的表述和探究。

 

他的画里也没有力竭声嘶的时代资讯。但他精准地掌握着当代生态里的焦虑不安、失落孤寂,举重若轻。貌似嬉戏的场景恰恰为混乱疲惫的现实世界暗示出路、给予安慰。他扎根于所生所长的环境,而以出众的洞悉力和概括力,从一片有限的时空构建出一个具恒久意义的艺术境界。

 

自我建构的世界

 

刘宏伟的作品中,现实与超现实的元素往往是共存在的,揉在一起而分不清是真是假,带领观者在昨天和今天现实里冥想那份转变。而所有作品中,比例细小、如同精灵般的小孩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刘宏伟说:「以孩子为题是一种情意结。」个性沉默的刘宏伟有冷静而敏锐的观察力,爱以旁观者身分凝视孩童嬉戏。天真烂漫的童真一直埋藏在他的心中。

 

他成长于1970年代简朴的中国社会,相比现在小孩玩的平板电脑及无穷尽的物质享受,当时孩子的玩意只是简单的追逐、跳绳、荡秋千、甚或坐着幻想发白日梦,但当中的单纯和天真往往是吸引刘宏伟的重要元素。深刻的记忆与感情成为作品骨干,刘宏伟把小孩的游乐场地移到他的画布上,并为他们创造一个一个既熟悉又怪诞的场景。如《大红鼓》作品中,十几个小孩把大红鼓当成大弹簧床,玩后空翻、空中飞人。刘宏伟说这是脑海里的红色记忆。或许这是他小时候最初接触的红色物件,或者红鼓是他某些儿时记忆的载体。又如《马灯的回忆》作品中,小孩把马灯当成一个像灯塔的建筑,玩着各式各样的玩意。刘宏伟把自己的回忆中有着特别位置的事物作场景,那些小孩就好像是演绎了当时他的想像,重新构造一幕幕刘宏伟独有的异想世界。

 

刘宏伟九十年代初期看到了二十世纪法国画家巴尔蒂斯(Balthus)的作品,说﹕「他画中对儿童的描绘对我有触动和启发……我也赞叹中世纪晚期画家波希(Hieronymus Bosch) 的神秘古典的气氛,和荒诞恐怖的奇思妙想,也欣赏十六世纪的画家布勒哲尔(Pieter Bruegel) 的质朴、刻板、滑稽和欢乐。从他们身上掘取很多我想要的东西来建构我的世界。」

 

穿越时空的童梦

 

「我极有兴趣编排小孩子在画中的各种活动,特别是让他们走进前辈大师的作品中,让我们共同完成再一次的创作,难道不是很有趣吗?」刘宏伟

 

刘宏伟一直喜欢研究历代艺术大师的作品,分析他们的创作核心、派别、技巧及意念。他尝试以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马格列特(Rene Magritte)、达利(Salvador Dalí)、米罗(Joan Miró)、埃舍尔(M. C. Escher) 等大师作品为创作点引。刘宏伟把他们的作品视为梦的场景,从凝视到想象,从解拆到重构,以游玩的小孩穿插其中,演绎他的想像及艺术语言。

 

在《蒙德里安的世界》作品中,刘宏伟参考了蒙特里安著名色块构图,只有直线横线及最原始的黑白、三原色,呈现艺术家主张抽象艺术的首要和基本规律是艺术的平衡之理念,无论是自然和精神,个体和集体,物质和意识,都必须平衡。而在刘宏伟的作品中,平面的色块变成一个个立体空间,小孩在红黄蓝白的房间里跳绳,走纲线,下棋。从平面到立体,顿时创造了更多的可能。在《奇异的建筑No.1》、《奇异的建筑No.2》及《米字格》中,可以看到荷兰木刻版画大师埃舍尔在五六十年代的作品。他以人的视觉错误及数学概念创作一些看似是正常建筑物,但其实结构矛盾而扭曲的三维空间绘画。刘宏伟在这些奇异建筑里加上各位在探险的小孩,他们各据一方,或嬉戏,或闲坐,或四处张望,自由自在探索这个新奇有趣的异次元空间。

 

除此之外,刘宏伟亦参考多位超现实大师的作品意象,如马格列特画中苹果,手指,蓝天,眼睛的符号,及对现实物件的错置所产生的矛盾和怪诞的荒谬感。如《墙上的米罗No.1》、《墙上的米罗No.2》,米罗的画风天真单纯,仿佛出自儿童之手,解放心中无意识和非逻辑的世界,自由、轻快、无拘无束。刘宏伟画中的小孩在米罗如儿童画涂鸦的作品上涂色,幽默地呼应大师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