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登雄的作品淡淡細訴屬於宇宙無垠的寧靜。他將畫中的構圖佈局減至極簡,將主體以外的雜物隱沒,以大片留白襯托面積相對極小的主體,如漠中孤樹、一對相依小鳥、曠野中的小屋,在廣闊的大地間悄然獨立,留白突出了主體的存在,同時也表達畫家嚮往脫俗寧靜的心境。

 

他的繪畫表達的不是肉眼可見的風景,而是暢述宇宙規模,視界投射向穹蒼,與西方傳統風景畫以人為出發的視點十分不同。畫中曠野的壯麗色彩描繪的不是抽象畫面,而是畫家的想像之地。他對中、西方哲學的融合思考,令作品流露一種和諧、靜謐、直覺及精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