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無極的藝術揉合了東西方文化特質,以抒情、抽象的手法描寫世界觀照,交織成富詩意的境界。

 

1948年赴法,並在一次美術館畫展中看到保羅·克利(Paul Klee)的作品,給予他某種啟示,使他更加意識到與其內心尋求意象的某種契合。自1954年起,他的繪畫轉入抽象,浮動於虛無的空間和變幻的色彩之中。以後,符號逐漸解散、消失,畫面為自由的筆觸和大片的顏色所代替。

 

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早期,作品多以黑、褐等暗色為基調,筆觸激烈,充滿力度,畫面極富運動感,七十年代中期以後,趙無極繪畫進入他的蛻變期。開始突破原有的畫面格局,從「聚」走向「散」,畫面更側重對空間和光線的追求,蘊含天地水火等種種大自然的要素,或虛或實,真正進入一種淩虛禦空的自由境界。他的作品進一步擺脫具像性、描寫性和情節性,更直率地表現精神和情感。到後期,他又將顏料稀釋,在畫中融入了更多的水墨趣味。趙無極的藝術體現了中國人特有的一種「冥想的精神」,將中國的這種「冥想精神」和「道」的觀念表達出來。趙無極深受中國文化熏陶,作品始終洋溢著東方氣息,講究氣韻。

 

80年代後正值趙無極的藝術家國際名聲、地位再攀巔峰的年代。在此期間其創作隨心自如,無論用色與下筆均敏銳、堅定和自信。趙無極成熟期的作品反映了由對西方抽象藝術的熱衷到回歸中國傳統這條主線。他那酣暢淋漓的油彩下所蘊含的東方意韻令人沉醉,而其筆端也自然的流露出了幾十年海外生活所理解和滲透的西方的浪漫主義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