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登雄的作品淡淡细诉属于宇宙无垠的宁静。他将画中的构图布局减至极简,将主体以外的杂物隐没,以大片留白衬托面积相对极小的主体,如漠中孤树、一对相依小鸟、旷野中的小屋,在广阔的大地间悄然独立,留白突出了主体的存在,同时也表达画家向往脱俗宁静的心境。

 

他的绘画表达的不是肉眼可见的风景,而是畅述宇宙规模,视界投射向穹苍,与西方传统风景画以人为出发的视点十分不同。画中旷野的壮丽色彩描绘的不是抽象画面,而是画家的想像之地。他对中、西方哲学的融合思考,令作品流露一种和谐、静谧、直觉及精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