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1969 书法符号抽象

 

1960年,谢景兰在巴黎Creuze画廊举行生平首次的油画个展,很快获法国艺术界的关注。

 

作品以甲骨文、金石图案演变的符号及书法式线条组成,不禁令人联想到赵无极早期抽象画中的甲骨文符号元素。然而她的作品色调更浓烈,笔触更粗犷,时而畅快激动、时而滞厚凝重。如书法般的黑色线条是这时期的特色,粗黑简单的线条舞动于一大片留白里,既刚强亦柔韧。她创作时从不起草稿,完全是她直率自由的情感反射。

 

 

1970-1983 柔和內心风景

 

六十年代中期,她经历了一段创作瓶颈。她需要一种新的语言。于是潜心研究中国古代山水画,尤其是马远、夏珪的作品,并勤读庄子的道家思想;又多次游历欧洲的名山大川,领略宇宙自然与生命的感通。


1969年开始,她参考中国传统画,创作了一些立轴及手卷的水彩纸本。其后绘制三屏巨画《突然的蓝》,并获法国文化部购藏。从此开始一系列风景画创作。

 

作品从抽象转向具象,从极端的个人情感转向追求意境的「内心风景」。画面出现日月、山峰、岩石的轮廓。色调十分柔和,常用白色、淡黄、轻灰、浅棕。线条充满节奏,如安魂舞曲的旋律,流露出一种安定的力量,反映她对生命的觉悟和内省。

 

1971年开始,她先后在巴黎的列普耶画廊(Galerie Jacques Desbrières)、克列画廊(Galerie Iris Clert)等个展上播放自己创作的电子音乐,在她的画作前跳着现代舞,开启音乐、舞蹈、绘画合一的「综合艺术」之先河。对她而言,音乐是为舞而作,舞的旋律最后也要融入画里。 1973年,法国文化部更特别拨她一笔奖助金,作为研究、推广「综合艺术」之用。

 

 

1984-1995 回归抽象

 

八十年代,谢景兰多次回到中国,除了探望亲人外,也四处旅行与参观博物馆,当地的自然风光与东方文化带来新灵感。

 

晚期作品回归抽象,与早期浓重风格相比,构图用色更加熟练圆满。色彩跳跃,对线条的运用达到了心手合一的境界。短促颤抖的线条如电子音乐的律动。如作品《无题》(1990),她先挥洒上轻柔的蓝色主调,再泼洒深浅蓝绿层次。线条跳跃丰富,曲线如电音频率,连接的黑点如轻快的踏舞,轻重节奏分明,整张画充满音乐愉悦感。

 

1990年,「欧亚文化又流协会」与「卡登艺文空间(Espace Cardin)」联合为她举办大型个展,广受好评。展品包括极具音乐美的《向Edgard Varèse致敬》(1985),画面以棕色和金黄为主,笔触由左边的轻盈渐到右端的复杂,人生如舞曲同样转化到画布上,表达她对这老师最诚挚的追念。

 

谢景兰1995年不幸于车祸中逝世,结束多采多姿的一生,留下了大量刻骨铭心的画作。在她的作品中,最重要不是技巧的转变,而是她对个人精神自由表达的诉求,在当时作为一位中国女性而言是极其前卫、勇敢。引用荒诞派戏剧家Eugène Ionesco 的评述:「能具备原创声音、能独辟蹊径的人,非常罕见;绘画非具象画而有所创新,如Lalan那样含蓄有力,明显自树一帜的风格,就更加难得。当我们以为无论哪个领域,不可能再有新意时,却突然来了新颖的东西,出现意想不到的人物,她就是一位画家,La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