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先启后是当代艺术家的重要课题,卢志荣的创作一直以此为骨干,上溯传统,下拓未来。他最新的砚石雕塑系列抓住了宋代盛世的神髓,并以此探索二十一世纪的艺术出路。

建隆是宋朝第一个年号,建隆元年,即西元九六零年。倘若宋文化得以延续至今,二零一五年就是「建隆一零五五年」。史学家陈寅恪曾言:「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在文化与科技发展上,宋朝正值一个可媲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黄金时代。

卢志荣回溯建隆时代,重新检视当时闻名遐迩的砚石,将四大名砚之首、产于肇庆的「端砚」选为创作素材。自宋以降,书画名家、骚人墨客,对一方能研磨出细润如玉、书写流畅不损毫的奇砚,均趋之若鹜;为寻一方佳砚,往往踏遍名山大川,大文豪苏东坡曾亲到肇庆斧柯山挑选石材,以制作赏用兼备、独一无二之端砚。在骚人墨客的手中,砚不单是实用之物,其选料、裁切、造型及雕刻之讲究,早已把砚石提升为一件具有独特价值的艺术品。

宋代艺术以简洁为本,重精炼,尊睿智,反对过度的雕饰,集儒、释、道三家思想内涵,返璞归真,以无雕饰为最高的雕饰。上承这个艺术理念,卢志荣创造出一个精致、高雅、简约的砚石雕塑系列,展现了与宋代一脉相承的审美观,为当代雕塑艺术提供一个反思的新角度。

这一系列雕塑以四十二件组件组成,每件组件的形态取材自方砚与砚石文房用品,包括墨砚、砚滴、倒流香座、笔洗与纸镇。它们或方或圆,以充满现代空间感的利落线条与间隔建构,饱含似与不似、真实与虚构、熟悉与陌生之间的妙趣。这些组件拼合成不同的雅致组合,犹如一座座艺术家内心的迷宫缩影。从古代文人袖旁的趣味走出书斋,进入现代建筑的三维国度,开拓前所未见的视野。

这一系列灵感来自文房用品的雕塑,充分反映艺术家对于建筑与空间关系之涵养。透过组件的拼合和分布,观众可以欣赏卢氏如何拿捏当中的间隔与距离、平衡的张力,透过一方一圆的无穷变奏、虚与实的抒情韵律,造出千变万化的谜思。这些叫人叹为观止的作品引领我们陷入百转千回的沉思,让我们享受其创作探索过程中,缔造出无限可能的愉悦与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