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无极的艺术揉合了东西方文化特质,以抒情、抽象的手法描写世界观照,交织成富诗意的境界。

 

1948年赴法,并在一次美术馆画展中看到保罗·克利(Paul Klee)的作品,给予他某种启示,使他更加意识到与其内心寻求意象的某种契合。自1954年起,他的绘画转入抽象,浮动于虚无的空间和变幻的色彩之中。以后,符号逐渐解散、消失,画面为自由的笔触和大片的颜色所代替。

 

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早期,作品多以黑、褐等暗色为基调,笔触激烈,充满力度,画面极富运动感,七十年代中期以后,赵无极绘画进入他的蜕变期。开始突破原有的画面格局,从「聚」走向「散」,画面更侧重对空间和光线的追求,蕴含天地水火等种种大自然的要素,或虚或实,真正进入一种凌虚御空的自由境界。他的作品进一步摆脱具像性、描写性和情节性,更直率地表现精神和情感。到后期,他又将颜料稀释,在画中融入了更多的水墨趣味。赵无极的艺术体现了中国人特有的一种「冥想的精神」,将中国的这种「冥想精神」和「道」的观念表达出来。赵无极深受中国文化熏陶,作品始终洋溢着东方气息,讲究气韵。

 

80年代后正值赵无极的艺术家国际名声、地位再攀巅峰的年代。在此期间其创作随心自如,无论用色与下笔均敏锐、坚定和自信。赵无极成熟期的作品反映了由对西方抽象艺术的热衷到回归中国传统这条主线。他那酣畅淋漓的油彩下所蕴含的东方意韵令人沉醉,而其笔端也自然的流露出了几十年海外生活所理解和渗透的西方的浪漫主义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