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有成竹 • 方少華

2015年04月17日 - 05月9日

展覽呈獻中國藝術家方少華由2012年至2014年創新的觀念繪畫,包括六組由五至十五個畫面組成的《胸有成竹》及《無譜之竹》系列作品,以及六組單畫面的《無譜之竹》油畫系列。展覽作品均指向一個完整的觀念:從「無」到「有」、從「有」到「無」。

 

1962年生於湖北省,方少華是中國當代藝術界的代表人物。於1983年畢業於湖北美術學院油畫系,及於1988年同校取得藝術研究碩士學位。現爲華南師範大學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

 

他幼年曾學習中國傳統書法和水墨。於1977年他贏得一項全國繪畫比賽第二名,年僅十五歲。在大學時期,他追隨楊立光、劉依聞、尚楊三位老師,受正規俄式藝術教育。早期受德國後表現主義影響,但很快就走出了前人的影子,以備受推崇的《拱門》系列確立了自己的藝術語言。他亦是著名的85美術新潮的先鋒之一。往後,他的成績一直得到肯定,不斷獲邀參加世界各地的展覽,包括1996年德國波恩現代藝術博物館主辦的《中國!》展覽,其他參展藝術家包括:王廣義、張曉剛、岳敏君、劉煒等﹔2008年,於上海美術館舉行大型個展《方少華--為伊甸園尋找無公害的蘋果》﹔以及2012年於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舉辦的《重新發電--第九屆上海雙年展》等。

 

除創作之外,他爲中國當代藝術教育貢獻良多。他教導及影響了無數年青藝術家。他的學生包括著名的當代藝術家曾梵志、毛焰、石沖及馬六明等。

 

從1980年代中期開始,他先後以表現主義、普普藝術和超現實主義的手法,創作了一系列涉及鄉土尋根、都市改造、社會變遷、文化演進、時尚更迭、生態環保、經濟金融和藝術史料等經典話題的油畫作品。從1990年代初期的《紅柱》系列起步,他的創作先後經歷了《拱門》和《傘》等樹立個人標誌的作品系列,他的寫實技巧一直非常優秀。近十年來,他又以《似水流年》、《伊甸園》等系列以及眾多再造藝術史經典的作品聞名,例如《蒙娜麗莎》、《最後的晚餐》、《草地上的午餐》及《擴建安格爾的土耳其浴室》等。

 

自2012年開始,他用毛筆在畫布上自由揮灑地嘗試,發展出《無譜之竹》系列,包括展覽中五幅《無譜之竹》油畫、十幅一組的《朝雲暮雨》和五幅一組的《朝霧暮雨》。畫家畫竹通常依據畫譜的步驟,先畫竹桿後畫葉,竹葉的聚散分佈也有根據,但方少華的《無譜之竹》則拋棄所有畫譜的規則。

 

他以竹子為題材,用中國毛筆沾上油彩在畫布上反復疊加竹葉,白色的畫面漸變成淺灰、深灰直至黑色,密佈竹葉,然後再以白色筆觸繼續塗繪或潑灑,最後畫面被高密度的白色筆觸覆蓋。畫面由具象的竹子發展成抽象的視覺表現,完全消去有形物體的符號象徵及文化歷史含義,從一切尋常及既定的意義當中抽離,把繪畫從隱喻暗示或再現物象中釋放出來。作品《朝雲暮雨》及《朝霧暮雨》更把繪畫過程用獨立畫面呈現,將畫面反復疊加的竹葉由銀白、淺灰、深灰、墨黑、再加上白色潑灑,以如連環圖般的形式,鋪展出無中生有,最後又復歸於無的概念。

 

《無譜之竹》系列突破方少華一直以來的藝術創作,以往刻意營造一個物象互相衝突矛盾的畫面,從而重新理解物象之間微妙的關係,而《無譜之竹》則著眼在繪畫過程: 再現、添加、塗抹、消減等所產生的意義,就像萬物的生長、積累、游離和消散的過程,甚或「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有」和「無」本為一體的道家思想。方少華建基在此概念上,更發展了另一系列作品《胸有成竹》。

 

2014年開始,方少華邀請模特兒,把《無譜之竹》這個系列直接描繪在真實的人體上。首先他在裸體模特兒身體塗成白色,然後以這個純白的肉體為畫布,接著逐步加上黑色竹葉,直至密不透風,第二階段是逐步向黑色竹葉滴灑白色顏料,使模特兒的身軀慢慢回復一片白色,完成一個循環:從「無」到「有」、從「有」到「無」。整個過程以錄像記存,而不同階段的畫面則以攝影代替繪畫,用相片或轉載於布面上,成了由多幅漸變畫面組成的作品,包括《胸有成竹之一》和《胸有成竹之二》,是為方少華突破繪畫的框架的創新觀念作品,類似行為藝術的流程,更純粹表現「有」與「無」的概念。以同一概念創作的油畫作品還有《胸有成竹──金竹》和《胸有成竹──墨竹》。方少華把無形的觀念形象化,再把具體的形象抽象化,引領觀者從有形的繪畫參悟着無形的道家思想。

 

上海當代藝術館館長李旭的評論文章《色空之境:方少華近作釋讀》中,如此評論方少華的藝術:


「用疊加的文本、覆蓋的形象、消解的過程創造出新生的意義,變靜態為動態,由單一而多元,是方少華的《無譜之竹》和《胸有成竹》等一系列近作所貢獻出的獨特藝術觀和方法論。在21世紀初的今天……中國當代藝術家們需要更多針對藝術本體的思考,在面向未來的具體實踐中,對民族歷史文脈的當代化把握和表達能力正變得越來越重要。如何遠離「主題先行」式的藝術生產思路?如何在當代藝術語法下展現中國式的傳統審美觀?艱深晦澀的觀念藝術如何訴諸感官化表達?繪畫如何在當代藝術的演進中繼續扮演重要角色?……對於上述問題,方少華的近作顯然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非常具有說服力的表達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