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 銘 1938

「太極系列」受太極拳天人合一的浩瀚氣度所啟發。太極系列運用的媒體並不限於木材,還利用青銅、不銹鋼等素材製成,通過大塊面的切割以及平穩而不勻稱的造型,充分表現出強弓之弩,蓄勢待發的智勇情狀,太極初刻是從招式簡化而來,但慢慢地逐步深化它的語彙及精神體悟,朱銘手下的刀斧不隨「形」走,開始隨「意」走,朱銘:「不單是刻這一招或那一招,而是走到這一招到下一招之間的演變。」這讓太極拳師傅看了都驚問:「這件作品的招式很熟,但怎麼在圖片中看不到這一招?」太極的創作在朱銘的體悟下,從有形到無形,兼備形似與神似。

 

「人間系列」則反映了朱銘對俗世人間形色人物的透觀和呈現,紐約的生活正是觸發了彩木人間出現的關鍵。朱銘個性不喜重複,因此他求變,順著內心的體悟、追求新境界的呼喚,順勢發展了人間系列,朱銘:「我為什麼要刻『人間』呢?我認為須刻一些生活的東西……『人間』比較生活化,製作態度也比較接近現代雕刻的理念—隨興而自由。」從彩木人間開始,朱銘的人間創作,一再一再地自我蜕變,媒材上不僅止於木質材料,陶土、海綿、青銅、不鏽鋼等等,盡為他所用,題材上含括了俗世人物的眾生百態,三姑六婆、摩登女郎、運動員、出家僧眾等對象,一切均信手拈來。

 

「太極系列」與「人間系列」兩套系列一剛一柔,陰陽諧協,顯然朱銘已領略中國文化之精粹,將其修為溶入其雕刻功夫上,經他一手琢磨的雕刻,都散發著一股與眾不同的氣度,令人懾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