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大道 1938

他早期的照片非常粗糙、模糊,影像往往偏向抽象。1971年,森山大道拍攝了最為人熟悉的《野犬》。這幅作品常被稱為他的非官方自拍照。野犬沒有專屬領域,它們為了尋找食物流連街角。而森山的拍攝沒有固定範圍,為了尋找被攝對象,他也是常遊走在街頭。因此森山曾以打趣方式形容自己的街拍姿態:「我像一隻狗,在路邊街道排泄似地拍攝照片。」

同年,他首次到訪紐約,親身看到美國攝影大師Bruce Davidson與藝術家安迪·沃荷作品,使他視野大開,獲得極其豐富的創作養份。1972年,出版《攝影再見》攝影集,總結森山的早期風格。

80年代的《光與影》系列標誌森山的新階段。他以「粗糙、模糊、失焦」的獨特美學,以高反差及粗微粒的黑白照片,加上黑房後期製作技巧,呈現心中所要的影像,但他對光的捕捉更為敏銳。在八十年代中期和九十年代,森山的風格進一步發展,以街頭快拍紀錄每天的生活。這些影像可能仍晃動不清、模糊難辨,然而,他將街拍現場的衝擊直接呈現在照片上,精準表達他所看見的「當下」與「真實」。

近年來,森山繼續在他出國參展期間,記錄沿途街景和城市風光。在他鏡頭下的「轉瞬即逝的現實」,日常城市風景往往展現出另一個面貌。森山在街頭捕捉的不只是凝住的瞬間,還有每個城市獨特的性格及情感,不論是躁動不安,還是其慾望和魅力。

 

 

「我非常喜歡城市,尤其是大城市。
越大的城市就有越多的人種、越多故事、越快速的流動。
城市包括人類、社會的慾望在裡面,
是一種混亂的狀態,
對我來說,
我非常喜歡拍攝這些慾望纏繞不清的感覺。
如果以我自己的說法,我覺得因為城市本身就是藝術了,
我並不需要再去創作藝術,
只要把城市的原汁原味拍下來就好。
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我對於城市街頭從來不會厭倦
而且一直都很喜愛的原因。」

 

—森山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