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姬 1947

明姬从大自然取材,以带强烈个人风格的抽象笔法,绘画她独有触觉捕捉的世界。

 

明姬画画如造诗,不论是大幅油画,还是纸上小品,都结构严谨,枝叶尽除,没有一笔多余。


例如作品《村庄》画济州从安德溪谷望向大坪的远景,画面只有重重叠叠、纵横交错的不规则小色块和飞线勾勒,没有任何具体物象。两米高画面的底部和两旁稍稍留白,半椭圆形的主体就像倒挂在半空;下方一丛沉厚的金色碎片在轻抖,想必是阳光打在近处草木溅起的闪动;中间是厚厚薄薄、大大小小、弯弯曲曲的淡黄、淡米、淡灰、淡绿、淡蓝等在回旋,是远处山林躺在微风里,还有夹杂的人迹、故事?而最顶是一颗颗的淡蓝、淡白在滚动,是无际的天幕了。由近而远,紧密细腻,印象抽象,随气随节,融汇贯通,不着痕迹。

 

 

法国前总理多米尼克 ‧ 德 ‧ 维尔潘 (Dominique de Villepin) 先生如此评论明姬的艺术﹕


「……她的艺术连接东西方,且不是单向的,反之,是条可通达各方的路,是东西方的抱负的交汇处。而且,它还可以接通其他连系、其他启发、其他文明。明姬打开谁都猜不到的门……她从西方艺术起步,见证了一整代具有世界视野的艺术家的崛起。她其后寻根,但没背弃之前所学,亦无皈依任何东方艺术的教条、不管是理论还是技巧。从画风的转变,从她提出的一种新的符号与色彩之间的辩证关系,可看出她的溯源之路。赵无极和明姬相隔一代,仍有若干相似之处。赵年青时学习欧洲现代艺术,其后探索他自己的艺术身份,而明姬则在韩国与法国都兰两极之间演化出自己的艺术走向……

 

……明姬的画……都是活生生的,超越时间,又绝对当代。它们具感染力,影响着观众……绽放着创造它们的力量​​、一种源自喜悦的力量。这份来自绘画的幸福只有极少艺术家能捕捉、体现和传达,但如赵无极一样,这恰恰是明姬的天赋……她是横跨两个世纪、根植于不同世界的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在今日以至将来,她是其中一位发出重要声音的艺术家,见证着世界的变迁与新的憧憬。 」